2018对于梅赛德斯奔驰来说毫无疑问又是成功的一年,这只德国铁血车队从2014-2018连续五年毫不留情地拿下了车手和车队冠军的五连冠,横扫整个世界。在2018赛季的655个车队积分、11场分站冠军、13个杆位以及10次最快圈速达成了本赛季唯一的一支“三双“车队。

其中刘易斯-汉密尔顿(Lewis Hamilton)为车队拿下了11站分站冠军在21站比赛中17次登上领奖台,并且拿下3次最快圈速在2018年创纪录的拿下了408个车手积分创造了历史纪录,队友瓦尔特里-博塔斯(Valtteri Bottas)为车队拿下了8个领奖台和7次最快圈速的成绩,表现尚可。

然而在强势的一年之中,开局梅赛德斯貌似不是很顺利。

汉密尔顿在澳大利亚站的比赛周末的表现相对来说是很完美的,正赛之中,塞巴斯蒂安-瓦特尔(Sebastian Vettel)利用虚拟安全车的情况下,进站更换轮胎,使得他掉到了第二位,但在比赛的最后阶段,汉密尔顿向前追赶,多次进入到瓦特尔的DRS攻击范围,在失误过后差距拉开到三秒后,在短短的一圈半时间内再次追回,这也证明了梅赛德斯赛车今年的实力。

在比赛的末期,汉密尔顿调低了引擎的输出模式,保护引擎将赛车带回。银红大战从揭幕战就开始上演,而本赛季的引擎规则也限制了车手不能过度的使用动力单元,需要为了可持续的发展而进行考虑,在接下去的比赛之中,竞争会更加的激烈。博塔斯在澳大利亚站的比赛,没有展现出自己应有的水平,在排位赛之中,第三节的第一个冲刺圈,由于自己的失误在2号弯走得过大,导致赛车甩尾上墙,Q3的失误,导致只能从第十位起步,但赛车部件的损坏,导致还需要向后进行罚退,更换变速箱使他只能以第15位起步,比赛之中,长期被中游车队的赛车所缠绕着,最终以第八完赛。

在巴林大奖赛上博塔斯在排位赛中击败了队友汉密尔顿,并在最终成绩上仅仅落后冠军的瓦特尔0.7秒。结果看来虽好,但是如果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博塔斯有没有表现出一个从好车手到一个伟大车手的变化呢?他在最后时刻的快马加鞭可能确实让瓦特尔更加专注了,但或许也是因为太过满足于亚军的成绩,才使得最后的格局没能发生反转。

而汉密尔顿在这场比赛中有许多可以被称赞的地方:在比赛中完成了一次“一弯过三车”的超车表演,并在第二个中性胎赛段的31圈中表现良好。但是整个周六和周日,汉密尔顿过得并不那么顺心,在排位赛中被自己的队友博塔斯所击败。英国人也承认自己在比赛初期被费尔南多-阿隆索(Fernando Alonso)所轻松超越,让他失去了站上冠军领奖台的机会。

中国大奖赛:博塔斯在排位赛之中的表现,比自己的队友汉密尔顿来着要抢眼,在比赛之中,通过自己在中性胎出场的第一圈之中快速的单圈,追上了进站的维特尔,并且完成了超越,在法拉利车队决定使用基米-莱科宁(Kimi Raikkonen)进行阻挡后,博塔斯在一号弯果断超越莱科宁,并且在6号弯进行防守,使得莱科宁的反击以及维特尔的攻击没能成功。

比赛的最后阶段,由于丹尼尔-里卡多(Daniel Ricciardo)新轮胎优势巨大,导致芬兰人在6号弯被里卡多超越,这样也他也只能收获第二的位置,对于博塔斯而言,状态有所找回,对于梅赛德斯车队而言,赛车依旧需要进一步的研发。

汉密尔顿在中国站的比赛周末过得并不顺利,虽然在周五的两次练习赛之中都收获第一,但在法拉利夜间调车后,周六的三练就展现出疲软,排位赛的第二节最后阶段刷出了一个最快单圈。但在Q3之中,最后的飞行圈犹豫第一第二段损失过多,提前回到维修区,最后只能排在第四位。在正赛之中,起步阶段受到了Kimi的阻挡,排在第五位,最后阶段回到第四,无缘领奖台。

在中国站后结束之后,当时的四届世界冠军汉密尔顿表示,如果自己最终能够赢得2018赛季F1年度世界冠军,将会比过往的四次更有意义。因为奔驰目前可能只是位列在法拉利和红牛之后的第三大车队。上个赛季,汉密尔顿明确表示,他更希望所处的环境是于另一位势均力敌的车手较量。在与前队友尼克-罗斯伯格(Nico Rosberg)的三年交锋后,上赛季起最大的竞争对手变成了法拉利的瓦特尔。

本赛季的前三场比赛过后,梅赛德斯还没有赢得2018赛季的分站赛,而红牛车队却囊获一胜,莱科宁也为法拉利车队提高了比赛的强势。当被问及如何击败两支车队夺冠时,汉密尔顿回答说:“谁知道这个赛季的情况呢?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就很难赢了。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将会重回领先行列,毫无疑问这将带来更多的意义,因为这是一个比以前更艰难的赛季。” 汉密尔顿承认,他在中国站度过的艰难周末反映出奔驰并不是目前最快的赛车。“我的目标始终都不会变,但那个周末我们显然不是最快的。自墨尔本以来,我们的表现很不好,甚至在上海的表现让我们无法接受。所以我们现在是第二或第三快的车队,所以我们能即便看到自己有一些进步,但还远远不够。这支车队多年来表现出的是,我们很擅长保持团结,继续努力,不断努力。所以我很清楚车队的每一个人,以及在工厂里的每一个人,都将竭尽全力地努力。过去几周我们获取到了很多信息包括托托-沃尔夫(Toto Wolff)在内的所有人都非常努力,试图鼓励他们。因此他们知道该在哪些方面进行提升,他们从我们在赛道上苦苦挣扎的表现中感受到了压力,不过我相信我们还会像过去四个赛季一样赢得全部的比赛胜利。”

果然在阿塞拜疆站中,梅赛德斯就似乎回到了正轨,但是想要评价本场比赛的汉密尔顿着实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虽然说汉密尔顿在这个周末的表现要低于他正常发挥的水准,他在比赛中有几次驶出了赛道和轮胎抱死的情况,这也使得他不得不缩短使用超软胎进行第一个赛段的时间。在表现不佳的情况下仍然能够站上冠军领奖台,这是他的特质。尽管运气不错,但他确实在排位赛中击败了自己的队友博塔斯。沃尔夫表示博塔斯在这场比赛的表现堪称完美,他也确实应该获得本场比赛的冠军。他在排位赛上仅仅落后汉密尔顿0.15秒,在比赛中用着里程数超过40圈的超软胎不断做出最快成绩,几乎在不依靠安全车的情况下赢下这场比赛。只可惜天道不酬勤,那块大直道上的碎片最终夺走了博塔斯的冠军。

回到欧洲以后,三叉星在传统赛道上突然发力,在经历了赛季前四站的波折之后,我们在西班牙看到了我们理想中、也是汉密尔顿本人理想中所认为的那个英国车手。他在排位赛上表现强劲,以百分之四秒的微弱优势力压队友夺得杆位,其中一部分要归功于他在中速赛段上的优势。他在正赛中同样发挥出色,在第一个赛段中积累下来的优势确保他能够在后半程的比赛中从容应对任何状况。这位四届世界冠军让这一切都变得比往常更为容易。博塔斯在排位赛上无比接近队友汉密尔顿,他赢在了高速弯和之字弯中拥有更快的速度。他在正赛的一号弯将第二的位置丢给了塞巴斯蒂安·瓦特尔,但他整场比赛中相对于汉密尔顿的速度都很快,比起完赛成绩的20.6秒的差距也应当更小,他在后半程使用中性胎的塞顿中也有着不错的发挥。同时梅赛德斯在西班牙所获得的一二完赛式的胜利也是2018赛季当中第一支车队做到1-2带回。

在之后的摩纳哥大奖赛,在排位赛和正赛后,汉密尔顿都显得相当缓和,但当一切都尘埃落定后,尤其是红牛车队展现出了如此强的统治能力的情况之下,他可能会觉得这个周末表现得不错。但英国人可以在这个周末做的更好吗?梅赛德斯赛车能否在蒙特卡洛赛道取得头排发车位置的疑问仍然存在,不过处在本周末第三快的赛车之中取得第三名的位置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很棒的结果。博塔斯的表现似乎从来都没有像汉密尔顿那样强势,尽管他对于赛车在排位赛中的平衡感到满意,但他自己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排位赛所取得的第五位,实际上就是处在三大车队中的最后一位,这为他的摩纳哥大奖赛定下了基调。他在超软胎的赛段中表现出了良好的速度,但狭窄的赛道让他飞快的速度无法转换成名次的提升。

而在加拿大大奖赛上博塔斯成为了第一个在相同的赛车条件下,在加拿大站排位赛上击败汉密尔顿的车手,这本身就足以成为一个巨大的成就而称道,他同样在比赛中完成了很好的工作。

尽管在起步时遇上了轮胎空转、在比赛后半程开启节油模式拖慢了比赛节奏的问题,全场比赛他依然将红牛的维斯塔潘牢牢压制在身后,这同样让博塔斯的加拿大站得到了一个较高的评价。汉密尔顿在周五的两次练习赛上一切顺利,但是在周六的杆位争夺战上遭遇了困境,即使他在发夹弯前没有遇到刹车衰竭的问题,杆位依然是可以实现的。动力丢失的问题使得他的比赛从最开始就已经落后,他在进站时被里卡多所超越,但从整体而言还是表现不错。

汉密尔顿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开赛阶段出现问题后,他很担心自己奔驰引擎会在比赛中突然报销。汉密尔顿因此被迫完成了比计划更早停站,这使他的比赛策略受到了影响,梅赛德斯车队在他的头枕周围拆下一些配件,以改善引擎散热的情况。虽然这些调整控制了局面,但汉密尔顿仍然担心他的引擎会出现更大的问题。从比赛一开始,我们就在2号弯跑大,之后比赛就没太多机会了。”汉密尔顿最终以第五名的成绩结束了比赛,并在车手积分榜上被维特尔翻掉。比赛中我们有很多犹豫的时候,比如引擎的动力下降,所以我认为引擎随时可能会坏掉。我们不存在刻意降温的问题,只是出现了导致温度升高的故障。这是一个无法预见的问题,我们在比赛中逐渐失掉动力。我们的成绩远低于我们的目标。“整场70圈的比赛,我都以为引擎会随时爆缸,这台引擎本赛季积攒的公里数已经很长了。到比赛最后我很矛盾,因为我想争取下一个位置,但是如果引擎在最后几圈坏掉则得不偿失,从第二圈到最后一圈,我的动力有了明显的下降。就像是‘请再多跑一圈这样的尴尬场面。” 梅赛德斯车队领队沃尔夫表示,车队在比赛的第一阶段试图“控制局面但最终不得不修改赛车的冷却装置设置。冷却的水平被正确地设定了,在开始时就已经优化了。然后事情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发展。这是机械故障,所以赛车从一开始就有温度过高的情况。

之后的欧洲比赛中,梅赛德斯除了在奥地利站因为机械故障而造成两辆赛车双退外,英国人在法国、德国、匈牙利拿下的冠军拉大了与瓦特尔之间的优势,在夏休期过后更是实现了在意大利、新加坡、俄罗斯和日本的四连冠,一举摧毁了法拉利和维特尔最后的希望,并在美洲赛季的墨西哥站汉密尔顿拿下了个人第五个世界冠军的头衔,在拿到了五冠王的时候,汉密尔顿也跃进了F1世界的历史前三。

未完待续……

首页社会